新疆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结果:(大結局)真武丹尊方驚羽-方驚羽阿奴真武丹尊在線閱讀

發布時間:2019-10-09 12:31

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.tyqcc.tw 小說《真武丹尊》主角叫做方驚羽阿奴,在這里提供晨光01原創小說真武丹尊在線閱讀:方驚羽原本是宗派一個雜役弟子,但是自從被丹王方驚羽重生到體內后,二人就成了一人,方驚羽表現出來的本事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,而他也要一步一步的重登高位。

精彩節?。?

"少爺!你怎么了?"

阿奴不懂丹藥之事,看著方驚羽這個樣子也被嚇了一大跳。

白不朽一直在一旁看著方驚羽。

"小子,你的藥勁太強了,只怕你是撐不住啊。"

白不朽終于忍不住出了聲,總不能一直看著他就這么爆體而亡吧。

他手指微微一彈,一顆丹藥便被年重莽給接下了:"這粒藥會對你有大幫助的。"

說完就沒有再多言,轉身離開了。

"好了別大驚小怪的了,少爺不過是累著了,趕緊回去休息吧。"

年重莽瞪了阿奴一眼,小丫頭立馬就乖乖閉了嘴,扶著方驚羽往房間的方向走去。

沒一會,整個青陽丹宗都傳遍了方驚羽今天的事。

生死丹擂煉奇丹。

眾目睽睽之下吞丹殺人。

一眼嚇退內門長老陳丹生。

這樣的一位丹宗弟子竟然只是雜役?

那天在現在的眾人心中一幕幕的高潮迭起,如同夢魘一般讓人欲罷不能,那不可置信的情緒一浪高過一浪,如颶風一般在眾人的心間席卷,直到無法承載。

"不可思議,這真的是方驚羽?那個烈陽城中入丹宗半年光陰寸步未進的雜役弟子?"

"方驚羽?你確定嗎?我怎么都沒聽過?"

"就是那個雜役弟子,聽說長的還挺不錯的。"

"哎……今天我不在,你跟我說說怎么回事啊……"

眾人的議論一番接著一番,傳著傳著就把方驚羽喘成了一個神乎其神之人。

只不過消息只是消息,人們都只當是一個修煉的空余的一個消遣的談資罷了。

大多數人還是不相信,一個半年都毫無進步的雜役弟子竟然會在這一天之內,不光是煉出了天賜奇丹,還殺了陳步輝,嚇退了陳丹生。

畢竟這種事實在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。

就在眾人都議論紛紛的時候,白不朽走進了丹堂。

身后跟著滿臉都是惡毒與仇恨的陳丹生。

"堂主!你為什么不直接讓我殺了那個小子給……"

陳丹生剛剛邁進丹堂的門,就迫不及待嚷嚷了起來。

"住口!要怪就怪你自己的的徒弟技不如人。你還有臉在這嚷嚷?"

白不朽看都不看陳丹生一眼,一個陳步輝根本不值得他放在心上。

陳丹生看到眼前這個堂主并沒有想要為自己的徒弟出頭的樣子,心里更加怨恨。

"今日之事不要再提了,你回去吧,,你也不要再去追究那個陳家小子。"白不朽慢慢的走進了丹堂后的屋子里。

"若是方家或者是那個方家小子出了什么事,你知道后果。"

白不朽的聲音從房間里幽幽的傳了出來,卻讓陳丹生心跳停了一停。

從丹堂走了出來的陳丹生滿臉的陰郁,看來現在是不好收拾這個方家的小雜種了。

自己不好收拾,有的是人收拾他!

年重莽扶著方驚羽回到了房間內,現在的方驚羽比剛剛還要嚴重一點。

整個人臉色慘白,渾身不住的發顫著,像是在遭受著什么折磨一般。

年重莽看在眼里,心里卻無比的著急。

方驚羽剛剛才展現了煉藥的天賦,萬一……他要怎么和方家的人交代?

若是剛剛他直接解決了陳步輝,沒有讓方驚羽吃下那枚徹骨丹的話,恐怕也不會成現在這個局面!

"少爺……少爺,你怎么樣了?"

阿奴撲在方驚羽的身邊,上下打量些是不是他哪里傷著了。

年重莽一把拉開了她。

這個小妮子不知道,可是他心里卻很清楚。

如今方驚羽必須要將剛剛吞下去的那枚徹骨丹給徹底煉化,否則沒有人可以救得了他!

就在年重莽和阿奴滿臉憂愁焦慮的坐在一旁,只能干等著著急的時候,方驚羽卻清楚的明白自己的體內發生了什么。

這個徹骨丹的藥力實在霸道,再加上方驚羽的身體底子又太差。

不過……方驚羽感覺到自己從剛剛疼痛中慢慢緩過來了,隨之而來的竟是一陣舒爽。

方驚羽沉浸在這種舒爽中,任由著體內的內氣一周一周的轉繞著。

年重莽和阿奴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,從方驚羽一開始的顫抖,到后來的平靜,他們只能等在一旁干著急著。

可是方驚羽就是一直不醒過來。

就在年重莽想要破釜沉舟打斷方驚羽的時候,方驚羽突然睜開了眼睛。

"莽叔。"

現在的他感官已經靈敏了不少了,年重莽剛一接近他就感覺到了。

但是,方驚羽感受著體內氣息的變化……

"竟然辟脈了……"

方驚羽伸了伸胳膊,關節"噼里啪啦"的響,他從未感覺到這么的舒爽過。

年重莽離方驚羽很近,也聽到了方驚羽說的話。

辟……辟脈了?

那些別人夢寐以求可能都無法實現的,竟然在自己家少爺身上實現了?

年重莽狂喜。

"少爺,你終于沒事了!"

阿奴看到方驚羽身上都是汗,打了一盆水過來讓他清洗清洗。

"莽叔,那個陳丹生沒有取了我的性命,我怕他會對方家不利,你……"

方驚羽一邊清理著自己臉上身上的污垢,一邊對年重莽交代著。

如今他已經不是一個人了,他的身后還有著方家。

他占據了這個方驚羽的身體,總得幫他做完應做的。

"方師弟,你醒了嗎?"

門外一聲男聲突然想起,方驚羽也不知道到底是誰。

他一個雜役弟子,現在竟然也有人來這么客氣的和他說話了?

"剛剛已經有人過來找過你了,我和莽叔說你煉藥累了在休息。"阿奴看著方驚羽,把他修煉時發生的事情說了出來。

方驚羽點了點頭,恐怕來人是有什么事的,搞不好……

方驚羽腦海中浮現了白不朽那個淡定從容的樣子。

果然是個老妖精,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拉著自己一顯熱情了嗎?

"師兄稍等一會,我換個衣服就來。"

門外的人也不做聲,但是仍然可以從影子上看出還是在門口等著的。

方驚羽拿過阿奴拿來的衣服,迅速的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。

"莽叔,那個陳丹生沒有從我這里討到便宜,我估計他會對方家下手,你盡快給家里發個消息,讓他們一定要多多注意。"

年重莽畢竟是個男人,怎么也沒想到這一層。

突然聽到方驚羽這么一說,剛剛心里的喜悅就消失了大半。

"我現在就去!"年重莽聽了方驚羽的話,立刻走了出去。

"阿奴,你好好的待在這里,不要讓別人給欺負了。"

方驚羽看著眼前小小的侍女,不放心她一個人在這。

"算了你還是跟我一起吧。"

"少爺,我一個人可以的,你就快去吧。"

阿奴沖著方驚羽甜甜的笑了一下。

  • 真武丹尊 截圖1
  • 真武丹尊 截圖2
  • 真武丹尊 截圖3
close
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©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.tyqcc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