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0728新疆时时彩开奖号码:(全章節)林嘯天王梓琪小說閱讀-神醫贅婿林嘯天在線閱讀

發布時間:2019-10-02 13:42

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.tyqcc.tw 《神醫贅婿》男女主名字叫林嘯天王梓琪,由豬蹄來一套原創的神醫贅婿林嘯天王梓琪主要講述了:我叫林嘯天,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重生到了一個廢物女婿身體內,向我堂堂神醫淪落到這個地步可悲可嘆,不過看在妻子王梓琪超漂亮的份上,這個女婿就先當著吧。

精彩節?。?

“剛這位大哥說藥是你煎的沒錯吧?”

三角眼聽到林嘯天的話,眨了眨眼睛,嘴角扯了扯,隨后回答道:“沒錯,就是我煎的?!?/p>

“那我敢問先生,是不是給這位老爺子吃了別的東西?”

林嘯天問話的時候,暗中運氣,說出來的話擲地有聲。

不過林嘯天只是針對眼前這個三角眼,別人聽到了也沒有什么不一樣,可是這個三角眼聽到的卻聲如洪鐘,心臟撲通通地跳個不停,讓他大腦一時缺氧,有些暈乎乎的。

“我,我……”

三角眼在林嘯天的威懾之下,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了。

病人的兒子看到這個醫生的模樣,登時就來氣了,出口問道:“劉醫師,你實話實說,到底有沒有給我父親吃亂七八糟的東西?”

三角眼暈暈乎乎之中,聽到鄰居的詢問,下意識說道:“我給老爺子吃了甘草?!?/p>

一旁的王安國聽到這個三角眼的話,立即反應了過來,對著三角眼就是破口大罵。

而后面的王安國也激動罵道:“好啊你,老劉,我沒想到你竟然這樣做,你為了排擠我,連做醫生的本分都弄丟了!”

原本圍觀的人群,也開始群情激奮,病人的兒子帶頭動起了手。

“還醫師,呸,你就是個禽獸!”

在病人兒子的帶動下,其他人七手八腳的就將那個三角眼醫生給按倒在地,隨后就是一陣拳打腳踢。

等眾人都停手之后,病人的兒子,那個戴著眼鏡的中年男人才掏出手機,撥通了報警電話。

“小兄弟,您姓林,對吧?您看我父親這病還有得救嗎?”

林嘯天剛剛已經給老人診過脈了,所以心中也有底,畢竟老人才喝了一服藥,那個想要陷害王安國的劉醫生下的甘草量也不大,所以一會兒給那個老人做一下針灸就沒有什么特別大的問題。

“大哥,您放心吧,我敢保證老人的性命無憂?!?/p>

說完,林嘯天就走到了王安國的身旁,輕聲說道:“師父,能不能把銀針給我拿來?”

王安國一愣,自家女婿暈針的毛病都讓連帶著他成為金陵中醫界的笑話了,今天卻主動提出來行針?可別出什么問題了,便擺了擺手,說道:“小天,不是我信不過你,畢竟這是人命關天的事,別到時候牽連你了?!?/p>

林嘯天聽到王安國的話,明白岳父是怕自己再出問題,到時候擔責任,心中涌起了一股暖流。

上輩子,除了自己那個便宜道士師父,可從來都沒有人這樣關心過自己。

“師父,如果這樣說的話,那更得徒兒動手了,您信我一次,畢竟萬一出了問題,還得靠您老照顧梓琪跟師娘呢?!?/p>

王安國想了想,嘆了一口氣,“也罷,難得你會主動提出來行針,知道扎哪幾個穴位吧?”

林嘯天朝王安國點點頭,輕聲說道:“徒弟心中有譜,您就放心吧?!?/p>

可一直沒有說話的王梓琪突然攔住林嘯天,“別逞能!我家的招牌你砸不起!”

“就是!老王,你可想清楚??!林嘯天暈針一會又犯的話……又鬧起來,怎么辦?”

岳母也不同意林嘯天扎針。

這時王安國也開始猶豫了,但想到林嘯天頭一回主動要求行針,還是決定賭一把,于是把扎針工具遞給他,“我在你旁邊看著,安心行針!”

林嘯天接過王安國遞過來的毫針,不似往常的手抖,輕輕抬起老人的胳膊,將老人上身的衣服盡數褪去,找到肱中穴的位置,穩中帶著手法輕輕刺了下去,而后手指輕輕捻動銀針,不大一會兒,那銀針逐漸變成了烏黑的顏色。

看到銀針變了顏色,林嘯天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。畢竟他剛來到這里,還不敢展示自己可以白骨、搶命的獨門針法,只能用最基礎的行針方式下針。

等到銀針上的黑色不再加深,林嘯天將銀針輕輕扒了出來。

老人原本急促的呼吸頓時就變得緩和了下來,緊閉的雙眼也睜了開來,看著周圍的人張了張嘴,說道:“我這是怎么了?”

老人的兒子聞聲推門而進,趕緊跟老人解釋了一番。

老人聽完是劉醫師為了前程謀害自己,然后被林嘯天識破了詭計,又是林嘯天將自己救了下來,當即就讓自己的兒子給林嘯天跪了下去。

中年男人倒是聽自己父親的話,但是林嘯天怎么肯讓他下跪,趕緊扶住了中年男人。

“不必如此,救死扶傷本是我輩的天職。你們不用行如此大禮的,你們對我們診所的信任,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??!”

林嘯天的一句話,又引起了還沒離開的其他人的叫好。

“看看,這才是醫師,哪里是這個狗屁劉醫生能夠比得上的!”

“就是!咱們寶芝堂畢竟傳了幾代人,名師出高徒,林醫師年紀不大,可心胸卻是寬廣??!”

“小兄弟,謝謝你救了我家老爺子一條命,從今往后,如果有什么用得著我的地方,盡管開口吩咐,我叫劉自成,在城建局工作?!?/p>

劉自成,也就是老人的兒子,向著林嘯天鞠了一躬。

林嘯天坦然地接受了劉自成的鞠躬,可在經過上一輩子的教訓后,深知低調行事才是王道,便指了指自己的師父,開口說道:“您要是想感謝的話,就感謝我的師父吧。如果不是他的教導,我也沒辦法能將老爺子救治過來?!?/p>

劉自成聽到林嘯天的話,又急忙朝著王安國鞠了一躬。

王安國朝劉自成層擺了擺手,說了一句“不必了”,轉身走到了一旁。

“劉大哥,老爺子剛清醒過來,還需要多加靜養?!?/p>

林嘯天看到自己師父不想多說什么,急忙出聲勸慰劉自成。

劉自成聽到林嘯天的話,急忙招呼人手將自己老父親送回了家中。折騰了半天,老爺子早已經緩了過來,雖然還有一些難受,但是比起之前,已經好了太多。

圍著寶芝堂看熱鬧的人群一哄而散,只有劉自成還留在原地,臉上寫滿了糾結。

林嘯天看著不好開口的劉自成,先是給自己家人到了水,隨后又搬了一把椅子,讓劉自成坐下了。

“劉大哥,快坐,咱們也不打不相識,有什么事情就直說吧。只要是我能幫得上的,我會盡力而為的?!?/p>

劉自成聽到林嘯天的話,就想著留言害死人,誰說老王家上門女婿是個窩囊人的?

“林兄弟,您可真是大人有大量啊。既然你都如此說了,我確實有件事情想請你幫幫忙?!?/p>

林嘯天輕笑了一下,說道:“劉大哥,有什么問題就直說吧,不用這樣的客氣的?!?/p>

一直看著林嘯天和劉自成攀談的王安國,忍不住出聲說道:“小天,說話做人留一線,不僅僅是給別人留,也是給自己留的?!?/p>

林嘯天點了點頭,說道:“知道了師父,我一定在自己能力范圍之內幫助劉大哥?!?/p>

王安國欣慰地點了點頭,徒弟終究是長大了,再也不是之前那個軟弱無能的小子了,可能前幾天老張家的兒子,確實刺激到了林嘯天吧?

劉自成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頭,說道:“我們局長家的公子,不知道出了什么問題,已經不對勁好幾天了,不知道林兄弟能不能跟我去看看?”

“劉大哥,這樣吧,您先跟我說說你們局長家公子生了什么病,我再跟我師父商量商量,然后再看看能不能答應你?!?/p>

林嘯天很清楚自己實力并沒有完全恢復。萬一到時候超過能力范圍了,吃不到狐貍肉還惹一身騷,那自己重活一世的生活豈不是泡湯了!

劉自成見有戲,連忙解釋道:“我們局長家公子從上個月開始,半夜就會歇斯底里的哭。不僅如此,哭的時候,這孩子還會發燒。而哭完,清晨時,整個孩子就沒了生氣,渾身冰涼。金陵城中各大醫院,我們局長都跑遍了,可就是沒辦法!”

林嘯天聽劉自成的描述,根據上一世的經驗,推測這不單單是不是得了病那樣簡單,恐怕這個孩子應該是沾染了臟東西。如果單純地依靠醫生的話,可能這孩子真就沒了。但他一想到自己的道術如今并沒恢復,便不想多管閑事。

可瞬間想起蘇醒前耳邊不斷響起的“要多積德行善”,便在岳父開口之前答應道:“稚子無辜,劉大哥,那你看著安排下時間吧?!?/p>

劉自成聽到林嘯天的承諾,終于舒展開了眉頭,激動地說道:“那這樣吧,小兄弟,我留你一個聯系方式。等我跟局長說好后,再來請你?!?/p>

“行!”

兩人交換好電話后,劉自成心滿意足離開了,可迎接林嘯天的確是一場內部風暴。

“林嘯天,你過來?!?/p>

王安國看到劉自成離開了診所,將林嘯天招呼了過來。

林嘯天聽到王安國的召喚,因為原主和他前世的經歷,還是很尊師重道,便急忙坐到了王安國的身邊,“師父,有什么吩咐?!?/p>

“林嘯天啊,不是我說你,你今天雖然將劉老爺子體內的毒素清理了出來,可你也不能狂妄自大??!”

王安國一副對林嘯天很失望的口吻說道。

“就是,剛才劉自成說的那病癥,我跟著你師父行醫快30年了,從沒聽過!更何況你一個暈針的毛頭小子?難不成你以為今天恰巧救活了劉老爺子,就覺得自己厲害了?”

還不等林嘯天回答李秀英的話,坐在一旁的王梓琪也抿了抿嘴,數落道:“你連藥都認不全,怎么敢以寶芝堂的名義隨便答應別人?”

王安國見妻子和女兒都在不停數落自己徒弟,心中也不是滋味,便說道:“小天,不是不相信你,主要是你以前的所作所為,讓我們沒法不擔心啊,你把這件事給推了吧?!?/p>

“師父,那個孩子的病癥,我之前在一本古籍上看到過,我有信心能夠治好那個孩子?!?/p>

可林嘯天卻是斬釘截鐵回復道,尤其是在看到丈母娘李秀英對自己一直眼不是眼、鼻子不是鼻子的指責后,毫不猶豫回了上面那句話。

李秀英見林嘯天鐵了心要去,又怕自己丈夫又心軟,便搶在前頭回道:“行!你非要去的話,不能以我們寶芝堂的名義!而且要簽下保證書,萬一出了任何問題,都與我們家無關!”

林嘯天頓時就愣在原地了,岳母的意思是想趕自己走嗎?那正好,反正這舊主夠窩囊的了!

正在他準備答應的時候,只聽到師父暴怒的聲音響起:“你說什么呢!真是越活越回去了!”

這下師母不樂意了,伸出手指著林嘯天,暴躁至極:“哪說錯了?這些年他出過診、看過病、賺過錢嗎?到時候真出事了,人家對面可是局長!寶芝堂還要不要?難不成你覺得這個窩囊廢能養家糊口?”

一番話說得王安國很開始猶豫起來,看著林嘯天嘴微微動了動,想說什么。

林嘯天見師父的猶豫和掙扎,干脆主動說道:“師父,放心,我答應就是?!?/p>

那邊李秀英一聽,二話不說直接把免責聲明打印了出來,示意林嘯天簽字。

臨簽字前,林嘯天下筆前故意停頓下,看著不懷好意的岳母,問道:“媽,那診費我還用上繳嗎?”

李秀英樂了,感覺這名義上的女婿是不是傻了,冷笑道:“你要是能拿到診費,不管多少,我百倍補償給你!”

“行咧!”

林嘯天左手悄悄按下手機錄音,右手大筆簽下自己的大名,然后將免責書交給李秀英。

  • 林嘯天王梓琪小說 截圖1
  • 林嘯天王梓琪小說 截圖2
  • 林嘯天王梓琪小說 截圖3
close
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©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.tyqcc.tw