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疆时时彩走势图网:(完本)張帆秦可小說閱讀-我原來是豪門張帆在線閱讀

發布時間:2019-10-02 13:42

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.tyqcc.tw 《我原來是豪門》男女主名字叫張帆秦可,由小鉆風原創的我原來是豪門張帆秦可主要講述了:我叫張帆,沒錢的時候,我為了生活拼盡全力,可是一個電話讓我成為了超級富二代,原來有些東西是窮人一輩子都得不到的,只是有錢后的生活也充滿了坎坷。

精彩節?。?

“騙你的錢,那也得你有錢啊,你看看你自己像有錢的樣子嗎!”鄧天怒氣沖沖的說道。

“秦可身上這身衣服是我剛給她買的,七千塊錢一條裙子,今天你要是不按原價賠,老子叫人弄死你?!?/p>

剛剛張帆拿汽水嘭秦可,只是為了出一時之氣,此刻聽到七千塊錢,張帆心中涼了一半。

別說是七千了,就是七百他也拿不出來。

這下他要上哪弄錢去?

小賣部的收銀員是在校的工讀生叫方蕓,她也看出了張帆的難處,便說道:“大家都是同學,要不然就別為難了,道個歉這事就算了吧?!?/p>

“算了?憑什么算了,你跟張帆什么關系,這七千塊錢你出??!”秦可不屑的叫囂道。

鄧天注意到說話的這人,看方蕓一身干凈的白T桖,不施粉黛的百能模樣有點可人,便調戲說道。

“要不然你陪我吃頓飯,這七千塊錢我就算了?!?/p>

方蕓本想出手相幫沒想到卻被調戲侮辱,頓時就覺得有點難堪。

就在這個時候,張帆的手機突然響起,張帆接起電話一聽眼淚差點要掉下來了,竟然是他失蹤了三年的爸媽打來的電話。

“兒子……”

電話里的聲音有些顫抖,闊別了三年再次聽見依舊是那么熟悉,張帆的內心激動的都說不出話來了,確實是父親的聲音。

“兒子,這三年你受苦了,你別怪我跟你媽,俗話說的好,富不過三代,你爺爺怕到你這一代家底都敗光了,所以才想了這么個主意,讓你自食其力過三年苦日子,如今三年期限已經到了,你已經通過考驗了,我剛剛往你卡里匯了一千萬,你將就花著,等過段時間爸爸再回去看你?!?/p>

張帆可以確定這就是父親的聲音,但他在電話里頭說的這些話,怎么就讓他聽得迷迷糊糊的。

“我有爺爺嗎?不對啊,我爺爺不是死了嗎?”

“死的那個是我養父,現在這個才是我親爹,你的親爺爺,這個老不死的,一只腳進棺材了才想起讓我認祖歸宗,你爹我也是人到中年才知道自己是富二代,兒子你爺爺可是中東首富,在中東有好多油田,咱們家現在不缺錢了,你就使勁造吧!”

張帆的腦子一下子接受這么多的信息根本就沒反應過來。

怎么自己平白無故的就冒出一個親爺爺來,而且還是中東首富?

有太多的疑惑張帆還想問,就聽見電話那邊打了個哈欠說道。

“兒子,我這兒跟你那有時差,就不跟你多說了,我跟你媽得先睡了,你好好照顧自己,咱們家現在不缺錢,錢不夠給我打電話啊?!?/p>

說完電話就掛了,張帆的耳邊就剩下電話的忙音,正準備回撥過去,就看到一條銀行到賬信息。

“尊敬的客戶,您的尾號為0086的賬戶到賬10000000.00元……”

窩草,這是真的假的,真的有錢了。

之前欠下的校園貸能還上了,有錢了,不用擔心吃了上頓沒下頓了,發達了!

這三年來所受的苦,似乎在這一刻都變得有價值了。

張帆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秦可跟鄧天,臉上不自覺的露出得意的笑容。

秦可要是知道自己現在有一千萬,一定會后悔跟自己分手。

鄧天看著張帆笑的有些怪異,忍不住伸手推了張帆一把說道。

“窮吊絲你笑什么呢你,趕緊賠錢!”

“你們確定要讓我賠錢?”張帆玩味的看著兩人說道:“我可以賠錢,到時候你們可別反悔啊?!?/p>

秦可根本就不相信一個貸款給自己買手機,到現在都沒還上的人,能有錢賠自己這七千塊的裙子。

“這裙子七千一分都不能少,你賠錢這事就算了!”

張帆果斷的答應說道:“行,我給你轉兩萬塊錢,你身上這件裙子就算我買了?!?/p>

其實秦可身上這條裙子也就兩千塊錢,鄧天故意哄騙秦可說是七千塊錢買的,沒想到張帆竟然說出兩萬買這件裙子,這可就翻了十倍。

這吊絲既然想裝逼,那就成全他。

“只要你能拿得出兩萬塊錢,我們就賣?!鋇頌燜檔?。

張帆毫不猶豫的用微信給鄧天轉了兩萬塊錢。

鄧天和秦可看到到賬信息的時候,還特地數了數后面的幾個零,確認真的是兩萬塊錢,兩人是面面相覷。

秦可都傻眼了,原本想給張帆難堪,沒想到成了讓自己難堪。

鄧天收了錢強裝鎮定,又生怕張帆反悔要退錢,便說道。

“錢我們收了,這事我們就不跟你計較了,可我提醒你一句,出了這個門誰要是反悔要退錢,誰他媽就是孫子,就得跪下來給對方叫爺爺?!?/p>

“那是自然的?!閉歐湫ψ趴醋徘乜傷檔?。

秦可見錢已經到賬了,便拉著鄧天打算要走。

卻被張帆一把攔住說道:“既然我已經付了錢,你們人要走,衣服是不是得先脫給我啊?!?/p>

這話一出秦可的臉登時就紅了,滿面的羞愧,此時才知道原來張帆是想當眾羞辱自己。

小賣部來來往往的人聽到這話都震驚了,一時間目光都向他們三個投了過來。

“張帆你別太過分了??!”秦可怒聲喊道。

“我過分?”張帆嗤笑道:“大家都看著呢,我剛剛花兩萬塊錢買了你的衣服,這是一種正常的交易,我哪里過分了?”

眾人都等著看熱鬧,誰不知道秦可是校舞蹈隊里面最漂亮的,也最騷浪賤的,大家就想看看,這小浪蹄子能為了錢下賤到什么地步,此時便有人慫恿說道。

“脫吧,錢都拿了?!?/p>

其他的幾個好事者也跟著喊道:“脫……脫……脫……”

秦可一臉委屈的看向鄧天,羞憤的小聲說道:“要不把錢還給他吧?”

鄧天此時也開始后悔了,但就在剛剛他才放話說了,誰退錢誰就得跪下來叫對方爺爺。

他怎么能當著這么多人面做這種沒有臉的事,再者他也不愿意放棄到手的兩萬塊錢。

鄧天一咬牙對秦可說道:“脫就脫吧,反正又不會少塊肉?!?/p>

  • 張帆秦可小說 截圖1
  • 張帆秦可小說 截圖2
  • 張帆秦可小說 截圖3
close
powered by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© 2017 新疆时时彩彩票控开奖 www.tyqcc.tw